“拜見王爺。”眾人盈盈福身,聲音嬌軟。

齊宥有些心不在焉,老實說,他根本不想選什麼通房丫頭。

他很忙,每天讀書、習武,還要去衙門裡觀政,歷練自己,真沒有閑工夫浪費在女人身上。

“王爺。”張嬤嬤見自家王爺一副不耐煩的樣子,忍不住低聲道:“皇上和貴妃娘娘說了,您今日不選,明日就要給您賞賜十個八個進王府來。”

齊宥聞言一時無語。

一個和十個八個……

那他還是選一個吧。

俗話說得好,肥水不流外人田,他就選自己府裡的丫鬟算了,好歹聽話、懂事又忠心,還能交差,免得父皇和母妃問起來不好回話。

不過,他要選的丫頭必須聽話,如果能像個隱形人一樣,他叫了再出現,不叫就不出現,那便完美了。

打定主意後,齊宥抬眼看著院子裡的丫鬟們。

“都抬起頭來。”紅珊在一旁笑著說道,望著自家王爺時,眼裡滿是傾慕之色。

所有的丫鬟,包括葉珍珍在內,都抬起頭來。

齊宥隨意掃了一眼,小丫鬟們望著他時,都是滿臉的嬌羞、崇拜和渴望,齊宥看著就覺得有點兒煩。

他可不喜歡黏人的女人。

一想到自己以後每次回府的時候,總有個丫頭迎接他,跟在他身邊嘰嘰喳喳的,還會纏著他,齊宥就覺得頭疼。

可不選也不行,他強迫自己定了定神,剛看了過去,視線便落到了葉珍珍身上。

Advertising

雖然滿院子的鶯鶯燕燕,但葉珍珍絕對是最出挑那一個,簡直就是萬花叢中一點綠,特別惹眼。

葉珍珍臉上並未塗抹脂粉,頭上就戴了一只常見的素銀簪子,身上穿的衣裳也是府裡二等丫鬟的夏裳,藍灰小襖,鵝黃月華裙,洗的都有點泛白了,但在丫鬟堆裡就是最起眼的那一個,鵝蛋臉小巧又精致,五官長得極其嬌美,一身肌膚似雪白般白皙,如玉般滑嫩,遠遠瞧著,宛如一朵盛開的嬌花,比這些抹脂擦粉的丫頭們美了簡直不是一點點。

當然了,齊宥身為王爺,見過的美人多不勝數,也不至於被葉珍珍的美貌迷了心竅,他之所以有些失神,是因為這葉珍珍瞧著有些眼熟,也不知道是在哪裡見過。

除了相貌外,齊宥更滿意這個丫頭看他時的眼神。

沒有愛慕,沒有迷戀,只有平靜。

好,很好,這樣的女子留在身邊不會太麻煩,更不會纏人。

而且長得如嬌花一般,他不至於睡不下去。

齊宥突然覺得特別的滿意。

跟在他身邊的紅珊見自家王爺望著葉珍珍發愣,連忙笑道:“王爺,這丫頭名叫葉珍珍,當初您出宮建牙時,貴妃娘娘賜下四名宮女,珍珍便是其中之一,她現在是府裡的二等丫頭,專門為王爺您熬制藥膳,珍珍長得美又能干心細,王爺意下如何?”

葉珍珍不知道齊宥是怎麼想的,反正她被驚到了。

紅珊恨不得她滾得遠遠的,現在居然在王爺面前不遺余力誇葉珍珍。

真的好詭異啊!

紅珊笑的很開心。

葉珍珍這丫頭不是心氣兒挺高的嗎?還不肯在她面前服軟呢。

她就讓葉珍珍做王爺的通房丫頭,等她成了王爺的侍妾之後,這丫頭也就是她的奴才了。

一想到自己以後每次侍寢的時候,葉珍珍那個死丫頭都得跪在外頭伺候著,還要伺候她和王爺沐浴更衣,紅珊就覺得心裡特別的爽快。

“王爺!”紅珊見自家王爺不說話,忍不住輕輕喊了一聲。

“就你吧。”齊宥並未看紅珊,他指了指葉珍珍,淡淡的說道。

葉珍珍聞言在心中嘆了口氣。

做王爺的就是拽,那態度,那語氣,好像選的不是人,就是一個物件兒。

好吧,這件事情還是如同上輩子一般,沒有絲毫的改變,她還是被王爺選中了,就像挑一件衣服一樣簡單。

平心而論,做王爺的女人其實並不吃虧。

王爺長得俊美,無數女人想倒貼還貼不上來呢,和他睡一塊起碼不會讓人覺得太難受。

還有就是……她家王爺不僅出身高貴,還出手大方,時常賞賜身邊的奴才,連她這個負責配藥的丫頭都得了不少賞賜呢,更別說自己成為王爺身邊的人了,到時候自然不會少了她的好處。

做人嘛,總得現實一些。

她上輩子就是不夠現實,總想著要出去外頭嫁人做正經的當家主母,所以才和人私奔,最終倒了大霉。

重活一世她才知道,哪怕自己找的那個人家徒四壁,要依靠她過日子,哪怕人家是個破落戶,可因為她和人家私奔,那一家子從來沒有瞧得起她。

後來對她下殺手時,也沒有絲毫遲疑。

以後,她只要好好的做通房丫頭,再努力存存私房銀子,等到時候王爺膩了她,她就可以自贖自身,離開王府置辦點田地房產,收收租子,安安穩穩的過完下半輩子了。

至於嫁人什麼的,那完全是坑自己,她才不要呢。

“珍珍,你愣著做甚?還不快謝恩呀!”紅珊望著葉珍珍,笑著說道,只是笑容中滿是不懷好意。

“多謝王爺。”葉珍珍一臉淡定的福身,不喜不悲。

齊宥點了點頭,也不打算繼續選了。

紅珊一臉期待的望著自家王爺,就等著王爺當眾宣布納她為妾呢,卻不想她家王爺居然轉身進屋去了。

今日難得沐休,齊宥不用去衙門裡處理那些繁瑣事兒,他得好好放松放松,補補眠。

“王爺。”紅珊一驚,連忙跟了上去。

“珍珍,恭喜你了。”瑞嬤嬤走上前來,輕輕扯了扯葉珍珍的衣袖,笑眯眯說道。

葉珍珍聞言沒有說話,瑞嬤嬤以為她擔心自己的將來,便笑道:“通房丫頭的確無名無份,但你只要好好伺候王爺,總少不了好處,等你年紀大一些之後,王爺若不想留你在身邊,你再挑個管事或者侍衛嫁了便是,丫頭你長得美,不愁嫁人。”

葉珍珍聽了之後,忍不住在心中嘆息了一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