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到妻子冰冷的表情,他心裡清楚,自己傷害她太深了。

這個觀念一時半會兒是改不過來的,現在對徐乾來說,解釋沒有任何用處,反而會讓孫海月更反感。

他沒說話,默默的將地上的碎玻璃和磚頭清理干淨:“我先給你們做飯,其他的事吃完飯再說吧,你胃不好,我先給你熬鍋粥。”

“海鮮是寒涼食物,待會兒醋裡放上姜末,你沾著少吃點,多喝些粥養胃。”

孫海月並沒有因為徐乾的關心而感動,相反她更加厭惡了。

低頭看看懷裡可憐的女兒,孫海月紅了眼眶。

從小諾諾就比同齡孩子懂事,可由於家裡沒錢,她的一日三餐幾乎都是稀湯寡水,常年見不到葷腥,就連身上穿的衣服也全是撿別人不要的。

到現在四歲了,唯一的一個玩具,就是那個掉了一只胳膊的布娃娃,髒的都看不出顏色來了她還舍不得扔。

諾諾懂事的讓人心疼,孫海月覺得愧對女兒,如果生命就剩下最後這一天了,她寧可花掉所有積蓄讓女兒吃頓最好的。

一個小時之後,大閘蟹和龍蝦都端上了桌,對他們家來說,這算是很奢侈了。

“飯好了,你們娘倆過來吃吧。”徐乾平靜的看著孫海月和諾諾叫道。

“媽媽,諾諾餓了!諾諾想吃飯飯!”她眨巴著可憐的眼睛,在征求孫海月的同意。

看女兒的樣子,她有些於心不忍,最終還是坐下小心翼翼的給女兒剝去了大閘蟹和龍蝦的外殼。

諾諾是頭一次吃這些,看到她狼吞虎咽得樣子,孫海月感覺心裡很不是滋味。

徐乾盛了一碗粥,小心翼翼的放到了孫海月的跟前:“粥熬好了,我放了些山藥也已經軟爛了,你嘗嘗,對胃有好處。”

看了一眼端過來的粥,他越獻殷勤的表現,孫海月就越反感。

Advertising

“你感覺這樣演戲有意思嗎?你想賣房子就去賣吧,房本就在我包裡,你看看,家裡還有什麼值錢的東西你一並賣了吧。”

反正她也不想活了,心已經死了,還在乎身外之物嗎?

徐乾深吸了一口氣,起身走到了桌子跟前,打開孫海月的包,將房本緩緩的拿了出來。

除了房本之外,他還從包裡拿出了五百元錢。

看到徐乾的動作,孫海月一點都不感覺意外,劣性難改,果真是為了賣房,不光為了賣房,還拿走了她的錢。

不過他們的房子,屬於城邊上的陳舊低矮瓦房,開發不到,面積也小,就算賣,頂天也就值十萬。

徐乾拿著手裡的房本和五百元現金舉了舉:“海月,給我一點時間,七天內,不光能還上五十萬的高利貸,我還可以向你保證,三個月內,我能另外再賺到一百萬!”

孫海月不屑的冷笑一聲,撒謊成性,吹牛沒邊,在孫海月眼裡,徐乾就是個敗家子,沒干過一件人事兒。

當然,她不信也是正常的,徐乾並未辯解,他將房本和錢默默的揣進了兜裡。

緩步走到了孫海月的跟前。

“你......你想干什麼!”孫海月本能的往後躲開了幾步。

但接下來,卻令孫海月一臉錯愕。

只見徐乾噗通一下跪在了孫海月面前,一連磕了三個頭。

“海月,這些年我讓你們娘倆受苦了,雖然我不知道你是怎麼熬過來的,但是我知道,你內心一定很絕望吧。”

“我很慶幸,老天能給我這次機會跪在你的跟前,能當面跟你說聲對不起!”

“我知道,千言萬語也彌補不了我對你的傷害,我能從你眼神中看到對我的失望,但是,我還是請求你能給我最後一次機會,我會用行動證明給你看。”

孫海月並沒有感覺徐乾這番話能感動她,因為這種話他說的太多了,孫海月都已經麻木了。

只是唯一讓她有些意外的是,那個曾經被逼債的打到頭破血流都一聲不吭的男人,居然給她跪下了。

可是那又怎樣?也只是為了騙她的房本和錢而已。

可是,正當徐乾跟孫海月懺悔的時候,她手機突然響了起來,低頭看了一眼,心頭似乎隱約感覺到了不妙。

深吸一口氣,最終還是接聽了起來:“喂,經理。”

“哼,你還好意思叫我經理?前幾天因為你打碎顧客手鐲的事情,人家已經把咱們商場告了,明確要求咱們賠償一萬元。”

“你知道對咱商場名譽損失有多大嗎?我告訴你,這筆錢必須你自己來承擔!要是拿不出錢來,你就等著法院的傳票吧!”

現在看孫海月的臉色,蒼白的跟一張紙一樣,讓本身一貧如洗的她,更是雪上加霜,前幾天因為跟徐乾吵架,上班的時候精神恍惚才造成的失誤。

她在商場上班,本身一個月的工資三千,一萬元,對她來說是一筆不小的賠償。

再加上現在徐乾拿走了房本和現金,她感覺自己的天都塌了。

徐乾起身默默的抬頭看向了孫海月:“你不用擔心,這筆錢,我替你賠!”

聽到徐乾的話,孫海月先是一怔,隨後便冷笑一聲:“你替我賠?你拿什麼賠?你現在手裡的五百塊錢和房本都是我給你的!”

“你不覺得說這樣的話可笑嗎?”

徐乾重重咽了口唾沫:“是,我現在是拿不出來,三天!你給我三天時間,這筆錢我一定先幫你還上!”

孫海月越來越反感,對她來說,徐乾除了會撒謊就是吹牛,嘴裡沒一句實話。

諾諾吃完飯,孫海月拉著她便去了臥室,她恨不得遠遠躲開,徐乾沒說話,他默默的收拾了飯桌,特意在廚房角落裡找到了那桶汽油,提著走到門前的那條小河裡全部倒掉了。

躺在臥室裡的孫海月,通過窗戶看到了這一切,衝動過後,看著懷裡睡的正香的女兒,她有些於心不忍。

她沒想到今天徐乾會做飯,更沒想到他會把汽油拿走,如果說今天他沒進廚房的話,會不會真的就灑上汽油自盡了呢?當然,肯定也包括自己的女兒,她要是死,那是絕對不會把女兒留給徐乾的。

可是現在想想,女兒又有什麼錯呢?

這一晚,孫海月失眠了!

第二天早上,當她從臥室走出來的時候,有些不太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。

只見桌子上放著煮好的茶葉蛋和熱氣騰騰的皮蛋瘦肉粥。

這一刻,她感覺太不真實了。

“起來了?趕緊去洗把臉准備吃飯了,待會兒我看看帶著諾諾去給她報上名,讓她去上學。”徐乾一邊擺放筷子,一邊說道。

徐乾的話,讓孫海月有些生氣。

“房本給你了,錢你也拿走了,你到底還想怎樣?我求你別禍害女兒行嗎?離婚協議簽了吧!”

她昨晚想了很多,如果真的一死了之,對諾諾太不公平了,可是活著,她是一天都不想跟徐乾過了。

其實真離了,對她還是女兒都好。

徐乾沒反駁,他也沒資格反駁,要怪就只能怪他自己:“海月,你聽我一句,假如三個月內我完不成自己的承諾,你要離,我絕不攔著。”

孫海月想起了昨天他說的大話,用五百塊三個月賺到一百萬,還得把高利貸全還完,這不是痴人說夢是什麼。

“徐乾,夠了!到現在都還認不清自己,這樣撒謊有意思嗎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