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女人?!

林清柔差點氣得吐血。

她青春正茂、艷冠江陵,竟然被一個臭保安說是老女人?!

但她還不能發火,畢竟是聽的葉南心聲。

“跟我回家!”

林清柔再次強壓火氣,冷冷的甩下一句話,轉身就走。

葉南一愣。

【這就回家見家長了?】

【也對,老女人了嘛,沒人要,著急點也正常!】

林清柔忍住想把這貨活活打死的衝動,面色鐵青的上了車。

目前的情況很尷尬。

她和葉南都想悔婚,但因為自身原因,都想讓對方悔婚。

想了想,林清柔有了打算,衝著跟上車來的葉南冷然道,“系好安全帶!”

蘭博基尼一路飛馳,十幾分鐘後,停在林家別墅門口。

“喲,清柔回來啦!”

進門到了客廳,一個美婦迎了上來,笑意盈盈。

Advertising

葉南了解過林家的情況,知道這是林清柔的母親李金蘭。

“嗯?清柔,你怎麼把保安帶家裡來了!”

“家裡剛打掃完衛生,待會又得消毒!”

李金蘭看見葉南一身保安制服,髒兮兮的,滿臉的嫌棄鄙夷。

葉南頓時不爽,心道你特麼才有毒!

“他叫葉南,爺爺定下的婚事,就是他。”林清柔淡漠的道。

“什麼?!”

不出意料,李金蘭當場炸毛了。

“你爺爺老糊塗了?讓你嫁給一個臭保安?!”

葉南皺起眉頭,終於忍不住開口,“保安怎麼了?吃你家大米還是挖你家祖墳了?”

李金蘭尖聲叫道,“我林家是什麼人家?江陵豪門!你自己照照鏡子看看你那德性!癩蛤蟆想吃天鵝肉!你配嗎?窮橫刁民!”

說著,李金蘭轉頭衝林清柔道,“清柔啊,這婚事咱不認!我去跟你爺爺說!聽爸媽的話,你還是嫁給趙川平!趙家是江陵首富,搭上這層關系,不但你以後榮華富貴,咱們林家也從此飛黃騰達了!以後你妹妹接手海清集團,也能萬事無憂!”

林清柔心中冷笑。

說到底,根本不是為了自己的幸福,只是想把自己當成聯姻的工具罷了!

為什麼不讓妹妹去聯姻?

海清集團一直是林清柔在打理,她林清萱做過什麼?

一母同胞,憑什麼父母就這麼偏心?!

她看了一眼葉南,見他竟然沒有生氣,反而目光灼灼的盯著李金蘭,像是看到了什麼珍稀物種。

這家伙在干嘛?被羞辱了還沒半點反應,不會是連自尊心都沒有吧!

正想著呢,葉南的心聲忽然在心頭響起。

【飛黃騰達?你可拉倒吧!就你這情況,再活一年都費勁!】

什麼?!

林清柔渾身猛的一顫,瞪大了眼睛,滿臉的難以置信。

他怎麼知道母親活不過一年的?!

李金蘭查出絕症,只有林父林正海和林清柔兩人知道,一直都瞞著她本人不敢說。

不可能!

林清柔驚疑不定的盯著葉南,微微搖頭。

一定這個人渣被罵的惱羞成怒,在心裡詛咒而已,巧合!

一定是巧合!

然而心聲還沒停止。

【好家伙,慢性肌肉萎縮,今天碰見活的了!】

【目前還只是腿腳乏力,不久就會蔓延到上肢。】

【最多不超過一年,咽喉萎縮,氣管閉塞,活活憋死!】

【嘖嘖嘖,那場面,想想都刺激!】

葉南兩眼放光的打量著李金蘭。

自從跟老不死學醫大成之後,他還是頭一回見到這稀罕的病例。

【這麼吊的病都能得上,牛逼啊我的丈母娘!】

林清柔已經徹底驚呆了。

葉南心聲中說的,全對!

無論是病症、蔓延時間以及最終結局,和檢查結果絲毫不差!

這怎麼可能?!

要知道李金蘭一開始察覺腿腳無力的時候,家裡帶著她去醫院查了很久,最後還是找關系去京城,動用最先進的儀器和專家,這才確診的。

而葉南剛剛只是看了兩眼,便立刻診斷的精准無比!

怎麼做到的?!

他真的只是個臭保安?

沒等林清柔繼續想下去,葉南的心聲又傳來了。

【死老頭,這次你可別怪我!】

【雖然你叮囑過不能見死不救,但你也說過,大丈夫恩怨分明啊!】

【她罵我一頓,我不救她命,這很公平!】

【不對!】

【她只是失去區區一條性命,而我可是損失了金貴的顏面啊!】

【瑪德,還是虧了!】

林清柔身子再次猛的一顫。

他能救?!

母親得病以來,林清柔和父親林正海一直到處在找治療方法,但得到的答案是全世界範圍內,這都是沒治的絕症!

難道葉南真的能救?!

想到方才葉南只看了兩眼便准確診斷出母親的病情,林清柔覺得他能救的可能性極大!

雖然母親偏心妹妹,為人刻薄寡恩,但好歹是親媽啊!

如果有辦法,林清柔也狠不下心見死不救。

眼看母親還要繼續開罵,林清柔趕緊拉住葉南的手,轉身走出家門,“跟我走!”

“清柔,你干什麼?!趕緊給我回來!”

“你跟一個低賤的保安勾勾搭搭,成何體統!”

李金蘭仍在咆哮。

林清柔也不管,拉著葉南上了車。

“我母親性格不好,請你原諒。”

憋了半天,林清柔終於放低姿態。

“沒事,我很大度。”葉南無所謂的笑了笑。

【跟一個快死的人計較什麼,小爺沒那閑工夫!】

林清柔無語。

完了,這家伙是鐵了心見死不救了。

這可怎麼辦才好!

林清柔心中焦急無比。

不管了,先帶他去見爺爺!

也許看在爺爺的面子上,他能回心轉意。

見林清柔忽然發動了車子,葉南問了一句,“現在去哪?”

“見見我爺爺。”林清柔道。

葉南正要說話,兜裡手機卻忽然響了起來。

“咳咳......徒兒啊,為師剛才想了一下,讓你入贅,確實有些委屈你。”

“恰巧為師算出,你還有一個有緣人,為師已經幫你安排好了,你速去見林家老爺子,一切便有分曉,加油!”

葉南聽的一臉懵比,那邊老不死已經掛斷了電話。

什麼情況?

這老東西又抽什麼風?

葉南也懶得多想,反正這老貨一向精神不正常,而且林清柔正好要帶他去見林老爺子,那就去唄。

......

西北之巔,雪山。

“沒想到啊,林家的兩個女兒都是那小兔崽子的有緣人!”

“幸好老夫功參造化,心血來潮,算了出來!”

“這下那臭小子渡過人道大劫的幾率就更大了!”

“甚好!甚好!”